< 返回首页

浮生记——记《暴裂无声》

2018年05月14日

分享至:

  4月5日,时值清明,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为祭祖、扫墓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,而我却得了清闲,此事说来也有些许不孝,惭愧的很,一大家子从未有扫墓祭祖的习惯,久而久之,连祖宗的坟茔在何处都不晓得了。所以这一次,早早的安排了假期的去向,本是想去山上避暑,可突如其来的降温坏了我整个计划。

  天公不作美,倒也无妨,顶多也就是换个去处。想了想,倒是好久不曾进过影院,欣赏美轮美奂的场景,体验不同的心灵震撼。于是与旧时好友相约,看场电影吧。就此,我俩便纠结于看什么,《头号》风生水起,评价一路走高,不可否认,皮导是优秀的导演,影片如何,也未知,毕竟我不想与旁人一样,最后,选择了忻钰坤导演的影片,一部生于黄土、长于黄土、最终死于黄土的影片。
  影片的故事我就不赘述了,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农民在找儿子的路上遇到的所有事。今日提笔,只是想要谈谈关于这部片子一些粗浅的认识。
  片名:《暴裂无声》
  导演:忻钰坤
  关键词:寻
  观后感:如下
  从片名入手,这是一个极为贴切的名字,暴裂,无声。暴裂是张保民好打的性格、能打的体格,是大金遇事先动手的品性。无声,是张保民的失语,是徐文杰的不语,更是昌万年的拒语。哑巴农民张保民以前跟人打架丢了舌头,说不出话,遇到事,就靠自己的拳头解决,他的无声,有苦难言;律师徐文杰,不敢说话,被夹在中间,左右为难,欺上瞒下,虚与委蛇,他的无声,自私且怂;老板昌万年,不愿说话,为了自己的利益无所不用其极,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主义,他的无声,吞噬一切。这三个角色象征了三个不同的阶级,揭示了利益之下的众生百态。即便是午时观影,亦觉冷风刺骨,芒刺在背,太冷太痛!
  片中印象极其深刻的场景,是磊子拉着媛媛站在山巅,俯瞰城市,媛媛听到了父亲徐文杰的呼唤,回头了,于是媛媛活过来了,张保民说不出,喊不了,磊子也就没有回头,更加活不过来了。
因为种种因素,善良的无声着遭受到了最悲痛的伤害,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失踪儿子的漫漫征途,却丝毫不知磊子已魂归山间的事实真相;自私的无声者杀了张保民的儿子,却丝毫不为此忏悔,人命于昌万年而言就是草芥,不管是磊子还是大金;被逼无奈的无声者知道真相却不肯为事实发声,相比张保民拼命救媛媛的事实,徐文杰太自私,也太现实。说实话,这世上有几个张保民敢去救媛媛?有几个徐文杰不敢坦白磊子的死与自己有关?有几个昌万年会为了利益穷极手段?恐怕答案如人饮水,心中清明着呢!不救是因为怕,不说是因为怕,用尽手段也是因为怕,怕被报复、怕被牵累、怕失去那样的滔天富贵!
  《暴裂无声》展现的是真实的丛林法则,身处丛林的人该如何自处呢?或许这是观看过影片的人都改深思的问题。
222.png
 

提示信息提示信息
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蜀ICP备06017806号-1